当前位置: 首页 > 法院文化
休息,其实是一种修养
  发布时间:2017-05-02 11:02:06 打印 字号: | |
  提起劳作,不少人堪称“劳模”,在现代紧张的生活中兢兢业业,奔流向前,不知疲倦……却常常忘记多留些时间休息。休息,是一种选择,意味着你可以主宰自己的生活。休息,也是一种智慧,除去满身尘劳满心杂念,宁静方可致远。休息,更是一种修养,“勤靡余劳,心有常闲”。正在忙碌的你,“劳动最光荣”,但如果可以,就从这个五一小长假起,也记得为自己的身心松绑。

  久走不歇,愈走愈慢。

  一般人以为多延长工作的时间就可以多收些效果,比如说,一天能走一百里路,多走一天,就可以多走一百里路,如此天天走着不歇,无论走得多久,都可以维持一百里的速度。凡是走过长路的人都知道这算盘打得不很精确,走久了不歇,必定愈走怠慢,以至完全走不动。

  我们走路的秘诀,“不怕慢,只怕站”,实在只有片面的真理。永远站着固然不行,永远不站也不一定能走得远,不站就须得慢,有时延误事机;而偶尔站站却不至于慢,站后再走是加速度的唯一办法。

  我们中国人做事的通病就在怕站而不怕慢,慢条斯理地不死不活地望着挨,说不做而做着并没有歇,说做并没有做出什么名色来。许多事就这样因循耽误了。我们只讲工作而不讲效率,在现代社会中,不讲效率,就要落后。

  休息不仅为工作蓄力,而且有时工作必须在休息中酝酿成熟。

  据心理学家的解释,有意识作用的工作须得退到潜意识中酝酿一阵,才得着土生根。通常我们在放下一件工作之后,表面上似在休息,而实际上潜意识中那件工作还在进行。

  比如我们学写字,用功甚勤,进步总是显得很慢,有时甚至越写越坏。但是如果停下一些时候再写,就猛然觉得字有进步。进步之后又停顿,停顿之后又进步,如此辗转多次,字才易写得好。习字需要停顿,也是因为要有时间让筋肉技巧在潜意识中酝酿凝固。习字如此,习其他技术也是如此。休息的工夫并不是白费的,它的成就往往比工作的成就更重要。

  我国先儒如程朱诸子教人为学,亦常力戒急迫,主张“优游涵泳”。这四个字含有妙理,它所指的工夫是猛火煎后的慢火煨,紧张工作后的潜意识的酝酿。要“优游涵泳”,非有充分休息不可。大抵治学和治事,第一件事是清明在躬,从容而灵活,常做得自家的主宰,提得起放得下。急迫躁进最易误事。

  我有时写字或作文,在意兴不佳或微感倦怠时,手不应心,心里愈想好,而写出来的愈坏,在此时仍不肯丢下,带着几分气忿的念头勉强写下去,写成要不得就扯去,扯去重写仍是要不得,于是愈写愈烦躁,愈烦躁也就写得愈不像样。

  假如在发现神思不旺时立即丢开,在乡下散步,吸一口新鲜空气,看着蓝天绿水,陡然间心旷神怡,回头来再伏案做事,便觉精神百倍,本来做得很艰苦而不能成功的事,现在做起来却有手挥目送之乐,轻轻易易就做成了。

  不但做文写字如此,要想任何事做得好,做时必须精神饱满,工作成为乐事。一有倦怠或烦躁的意思,最好就把它搁下休息一会儿,让精神恢复后再来。

  人,有生趣才能有生机。

  生趣是在生活中所领略得的快乐,生机是生活发扬所需要的力量。诸葛武侯所谓“宁静以致远”就包含生趣和生机两个要素在内,宁静才能有丰富的生趣和生机,而没有充分休息做“优游涵泳”的工夫的人们决难宁静。

  世间有许多过于苦的人,满身是尘劳,满腔是杂念,时时刻刻都为环境的需要所驱遣,如机械一般流转不息,自己做不得自己的主宰,呆板枯燥,没有一点生人之趣。这种人是环境压迫的牺牲者,没有力量抬起头来驾驭环境或征服环境,在事业和学问上都难有真正的大成就。

  我认识许多穷苦的农人,孜孜不辍的老学究和一天在办公室坐八小时的公务员,都令我起这种感想。假如一个国家里都充满着这种人,我们很难想象出一个光明世界来。

  勤靡余劳,心有常闲。这是修养的极境。

  我们不但需要时间工作,尤其需要时间对于我们所做的事回头看一看,看出它很好;并且工作完成了,我们需要一天休息来恢复疲劳的精神,领略成功的快慰。

  在现代紧张的生活中,我们“车如流水马如龙”地向前直滚,不曾留下一点时光做一番静观和回味,岂不是浪费生命!

  我生平最爱陶渊明在自祭文里所说的两句话:“勤靡余劳,心有常闲”(编者注:指辛勤劳作,不遗余力,心中总有闲情逸致。)。动中有静,常保存自我主宰。这是修养的极境。现代人的毛病是“勤有余劳,心无偶闲”。这毛病不仅使生活索然寡味,身心俱惫,于事劳而无功,而且使人心地驳杂,缺乏冲和弘毅的气象,日日困于名缰利锁,叫整个世界日趋于干枯黑暗。

  但丁描写魔鬼在地狱中受酷刑,常特别着重“不停留”或“无间断”的字样。“不停留”“无间断”自身就是一种惩罚,甘受这种惩罚的人们是甘愿人间成为地狱。

                   如何休息 ● 名家爱好一览

                  “生活,在工作的8小时之外”

  汪曾祺:做菜 

  作为作家,汪曾祺说,一个人不能从早写到晚,那样就成了一架写作机器,总得岔乎岔乎,找点事情消遣消遣。他的业余爱好,就是:写写字、画画画、做做菜。特别是做菜,汪曾祺兴趣盎然。他每到一个新地方,最爱逛菜市。对他来说,洗菜,切菜,炒菜,都得站着,这样对成天伏案的人,可以改换一下身体的姿势,是有好处的。而且,他认为做菜大有学问,要多吃,多问,多看,多做,更重要的是要富于想象,因此常“发明”新菜式。

  老舍:养花 

  栽花种草,老舍一生的嗜好。他认为养花“有喜有忧,有笑有泪,有花有实,有香有色,既须劳动,又长见识”,其乐无穷。每到夏天,他家便是满院的花草,姹紫嫣红,花香四溢。就是到了萧瑟的秋天,也还有上百个品种的菊花对霜开放,多姿多彩,好不迷人。他为花草喜,替它们忧,“珍贵的花草不易养活,看着一棵花生病欲死是件难过的事。我不愿时时落泪……因此,我只养些好种易活、自己会奋斗的花草。”尤为值得一提,他不喜欢孤芳自赏,常常“以花会友”。

  梁实秋:赏鸟 

  梁实秋曾专门写文表达自己的爱好——赏鸟。他在文章一开笔就表“情”——“我爱鸟”,直赞“世界上的生物,没有比鸟更俊俏的”。有高踞枝头的美,有振翅飞翔的美。白鹭伫立,鸢鹰盘旋,忽静忽动,美不胜收。“几乎没有例外的,鸟的身躯都是玲珑饱满的,细瘦而不干瘪,丰腴而不臃肿,真是减一分则太瘦,增一分则太肥……”对鸟的刻画简直是情满纸上。

  鲁迅:嗜书 

  鲁迅嗜书如命,十五岁起抄书、买书、藏书。一本书经常买两本,一本读,一本藏。藏书共一万四千多册,线装古籍占了很大的比例,另外还有八十多部完整的丛书。他总是利用各种机会,想方设法搜寻和购置大量图书。即使如此,他还经常感叹:“书到用时方恨少”,为一些珍爱的图书无法购置而遗憾!在鲁迅看来,书简直比吃饭更有价值。

  村上春树:跑步 

  从夏威夷的考爱岛到马萨诸塞的剑桥,从日本村上市参加铁人三项赛,到踏上希腊马拉松长跑古道……在长达三十多年的时间里,村上春树每天都坚持跑步。于他而言,“每天五六个小时枯坐在书桌前,孑然一人面对着电脑显示屏,集中心力,搭建起一个个故事,那需要非同寻常的体力。”,通过跑步,获得了身体的强韧和心灵的强韧。

  海明威:拳击 

  拳击是海明威的最爱,其他爱好皆不能与之相比。他一度曾是一名非常成功的业余拳击手。一个“能够用头顶起一架钢琴”的挑战者,只坚持了一分半钟,就被35岁的海明威击倒在拳击台上。他甚至在家的后院搭建了一个拳击场。每当不写作时,他的时间往往都花在拳击上。他的好几部作品也都反映了他对拳击的热爱。
来源:央视新闻公众号
责任编辑:董建伯

友情链接

法院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