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执行动态
“战区模式”打造执行立体化
贵州黔东南州两级法院攻克执行难侧记
作者:记者 金晶 通讯员 汪怡潇  发布时间:2017-05-08 16:56:53 打印 字号: | |
  为了实现“用两到三年时间基本解决执行难”这一目标,从2016年10月19日起,贵州省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部署了“战区执行模式”,根据地域便利原则,在全州所辖县市设立四个执行战区。战区之间和战区内部可直接调动执行警力,不再需要层层审批。法院与法院之间的联合作战,确保了在攻克执行难的这场硬仗中,法院执行队伍能打仗、打好仗。高效指挥、联合作战,让黔东南州执行队伍时刻做到召之即来、来之能战、战之必胜。

  “战区模式”使执行立体化

  2017年4月14日14时,在贵州省凯里市人民法院第一会议室,一场别开生面的执行会诊正在进行。与以往不同的是,参加本次执行会诊的不仅有凯里法院的执行干警,还有来自黔东南中院执行局干警以及麻江、丹寨和雷山三家法院的执行局长。这是黔东南开展“战区执行模式”后,第一战区组织召开的第二次执行会诊。

  15时30分,在凯里法院召开的“执行会诊”告一段落, 其中针对被执行人——贵州凯里某混凝土有限公司(下称“混凝土公司”)恶意规避执行义务的行为是否应该责令其停产,采取“死封”进行了激烈的讨论。大家经过讨论认为,“死封”既不利于国民经济发展,也不利于本案顺利执结,对于该企业恶意规避执行义务的行为,可以对企业实际控股人采取强制措施。后续,法院还要促成申请执行人和被执行人达成协议,定期将混凝土公司经营收益的一部分转化为执行款,另外一部分收益作为维持企业经营的运营款继续投入生产,确保企业能正常运营。受理该案的法院——凯里法院的执行局局长一边频频点头,一边将大家所提的意见分条记下。

  据了解,“战区执行模式”部署后,当战区内的法院在执行中遇到重大疑难案件时,战区内部还不定期地组织执行会诊,促使执行法官准确把握案情,提高执行案件办案质效。据统计,从“战区执行模式”推广以来到2016年底,结案率和标的到位率与上一年同期相比分别提高31%和25%。

  时刻待命的微信群

  就在第一战区第二次“执行会诊”召开的当天,第四战区指挥长、天柱县人民法院执行局局长石治桂来到黔东南中院,亲手将23029元执行款交到一起执行案件的代理人黄光屏手中。2014年5月2日,申请执行人黄光芬的女儿欧某婷与友人喝醉之后被独自留在酒店房间。当晚,欧某婷不幸从酒店房间坠楼身亡。悲痛万分的黄光芬原本打算组织亲友将女儿的尸体抬到宾馆去讨个说法,经弟弟黄光屏劝解,才答应通过法律途径解决问题。

  该案经天柱法院判决,事发酒店以及当时一起喝酒的同伴都承担一定的赔偿责任。拿到判决书后,除了李某娟以外,其他涉案当事人都及时进行了赔付。李某娟却一直以各种理由拒绝履行赔偿义务,并长期外出躲避。无奈之下,黄光屏带着姐姐再次登门天柱法院,申请强制执行。

  2017年4月6日23时左右,石治桂手机接到了李某娟在凯里某宾馆休息的线索。石治桂即刻联系了第一战区指挥长,请求凯里法院执行局支援。凯里法院执行干警火速赶往李某娟宾馆所在地,确保李某娟不会转移。两个小时后,第四战区执行干警赶到了凯里,并在4月7日凌晨1时控制了正在酒店休息的李某娟。经过执行干警不断地劝导,李某娟承认了自己的错误,并主动履行了全部赔偿义务。

  黄光屏说,在执行过程中,他和姐姐也曾灰心过,但是每次看到当地电视台播放的法院执行工作实录,又觉得事情或许还有转机。黄光屏不知道,在石治桂几十个微信群中,只有执行战区的那个群没有调成静音。石治桂说,执行战区搭建了很多平台,微信群成为他们共享信息的一种最常用的途径,不管多晚只要接到被执行人行踪信息,他手下的这支执行队伍就会以最快的速度赶到现场。

  打造专业执行团队

  “战区执行模式”运行之后,也不是所有的“战况”都那样“厮杀”。几年前,一位曾经在三穗检察院担任要职的检察官因为欠钱被多名当事人起诉,后进入申请执行阶段。由于被申请人曾在当地检察院和法院工作多年,极不利于案件顺利执行,于是黔东南州第四执行战区内部决定由天柱法院受理该执行案件。在下达裁定书后,天柱法院正式受理该案,并紧锣密鼓地对被执行人财产进行拍卖,及时为被执行人协调廉租房。2017年4月,该系列案顺利执结。利用“战区执行模式”,有效避免可能产生的执行阻力。

  贵州万木春律师事务所律师雷达常年在黔东南地区代理各类民事案件,据他介绍,通常他手上的案子三分之二都会后续进入申请执行阶段。过去只要他的当事人能拿到一半的执行款,雷达就谢天谢地了。现在,不仅要拿到执行款,还要拿到应得的利息在他心中才算成功执结。

  变化不仅仅于此,雷达说,过去执行案件给他感觉就是一个执行法官在办他的案子,被执行人的一切财产信息都得靠律师和当事人自行提供。“现在变了,我感觉每一个执行案件的背后都有一整个团队来运作。”“只要去法院申请,案子当天立案,几天之后,被申请人的财产情况法院就会通过短信通知我。”雷达说,过去最不愿接的就是执行的案子,时间拖得长,能成功执结的还不多,现在就不存在这个问题了。

  黔东南中院副院长张爱华是执行战区的总指挥。张爱华说,与过去执行工作的“单打独斗”相比,“战区”内的统一执行既可以有效提高执行警务力量,也可以更好地化解重大疑难执行案件。张爱华表示,下一步,黔东南州中院拟借“执行战区”的框架,选一个战区作为试点,对四个基层法院的执行人、财、物进行统一调配,对执行工作采取跨区域集中管辖。
来源:人民法院报
责任编辑:董建伯

友情链接

法院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