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普法天地 > 以案说法
打了借条,50万元却要不回来?“出借人”忽略了最关键一点
  发布时间:2018-07-31 11:39:20 打印 字号: | |
  借条内容的多维审查与认定

——湖南益阳中院判决孙乙诉某公司和宋某民间借贷纠纷案

案例编写人:湖南省益阳市中级人民法院 刘文煜

案 情

某贸易公司成立于2005年10月31日,法定代表人为宋某。2013年10月28日,宋某以某贸易公司的名义向孙乙(女)出具了一张借条,载明该公司借到孙乙现金50万元整,借款期限为一个月,未约定利息,借条末尾加盖了该公司印章,宋某在担保人处签名。

孙乙对某贸易公司和宋某并不相识,其与孙甲(男)系亲属关系,她陈述该款是通过孙甲出借的,诉争借条并不是宋某当面向孙乙出具和交付的;宋某出具借条的当日,由孙甲转账50万元至孙乙的银行卡,转账前孙乙银行卡上的金额只有8千余元,时隔22分钟孙乙在某银行柜面取现50万元交给了孙甲;孙甲陈述其于当日将该款转交给了宋某,宋某对此予以否认,孙乙也不清楚孙甲是否将该款转交给了某贸易公司或宋某。

另外,借条上使用的某贸易公司印章是宋某出具借条当日另行刻制的,而该公司在工商部门和公安部门备案的印章并未遗失;有关生效法律文书认定孙甲和宋某均系某赌博案的参赌人员。

孙乙诉至湖南省益阳市资阳区人民法院,请求判令某贸易公司偿还借款本息,由宋某承担连带保证责任。某贸易公司和宋某抗辩称涉案借贷关系并未实际发生,借条上所写的50万元借款实际上是孙甲为了掩盖非法目的而逼迫其写的赌债欠条。

裁 判

湖南省益阳市资阳区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

借条内容真实有效,孙乙与某贸易公司之间的借贷关系成立,对孙乙要求某贸易公司还款的诉讼请求予以支持。担保人宋某在借条上未明确约定保证方式,应视为连带责任保证,孙乙应在主债务履行期届满之日起六个月内要求保证人宋某承担保证责任。

而孙乙没有证据证明其在保证期限内向保证人宋某主张过权利,因而宋某的保证责任已免除。资阳区法院判决某贸易公司偿还孙乙借款50万元及相应利息(按年利率6%计算利息),驳回孙乙的其他诉讼请求。

宣判后,某贸易公司上诉到益阳市中级人民法院。

益阳中院经审理认为,现有的证据只能证明孙乙向孙甲给付了50万元,而孙甲是否将该笔款项实际给付了某贸易公司或宋某,借条内容是否真实有效,证据不足,因而依照民事诉讼证据规则,撤销原审判决,改判驳回孙乙的诉讼请求。

评 析

本案的争议焦点是:借条内容是否真实有效,孙乙与某贸易公司之间是否存在真实合法的50万元借贷关系。

孙乙虽然提供了借条证明双方当事人之间存在借贷关系,但她并没有直接向某贸易公司或其法定代表人宋某给付50万元借款,孙甲也未提供可采信的证据证实其说法和反驳某贸易公司及宋某的说法。

民间借贷合同系实践合同,只有出借人已向借款人实际交付了借款,合同才能成立;如果出借人不能提供充分的、可采信的证据证明已实际向借款人如数交付了所出借的款项,法院就不能认定民间借贷合同成立和支持出借人要求合同(或借条)约定的借款人承担偿还约定借款的诉讼请求。

本案现有的证据尚不足以证明诉争借条载明的借款已由孙乙直接或间接交付给了某贸易公司或宋某(连孙乙自己也不知道孙甲是否已将这50万元转交或交给了谁),孙乙应当依法承担举证不能的不利后果。

同时,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的第十九条之规定,从本案借贷发生的原因、时间、地点、款项来源、交付方式、款项流向以及借贷双方的关系、经济实力等情形来看:

孙乙与某贸易公司和宋某素不相识,她向该公司出借巨额款项而既不事先联系与洽谈,了解其资信情况、偿债能力和借款用途,也不要求该公司支付利息和提供抵押担保;

没有证据证明孙乙当时具有出借巨款的经济实力和惯例,诉争的50万元是出具借条当日孙甲转账50万元至孙乙的银行卡,转账前孙乙银行卡上的金额只有8千余元,而时隔22分钟孙乙将这50万元取现交给孙甲,却不直接转账给某贸易公司,该公司财务账目上无任何记载。

上述情形,明显不符合常理和自然人与企业之间借贷的交易习惯,也与孙乙的出借能力不符。

因此,凭本案的现有证据,难以认定借条内容的真实合法性(不能排除其内容虚假和非法的可能性);从这点来看,孙乙也应依法承担举证不能的不利后果。综上,二审法院依照民事诉讼证据规则,撤销了原审判决,改判驳回孙乙的诉讼请求。

裁判要旨

以借条形式表现的民间借贷关系必须对借条内容的真实合法性从多方面进行审查与认定。如果出借人不能证明其已实际向借款人交付了借条载明的款项,并且多方面的情况反映借条内容不符合常理和民间借贷习惯,法院就不能认定民间借贷关系依法成立和支持出借人要求借条载明的借款人和保证人承担偿还借款的诉讼请求。
责任编辑:zz

友情链接

法院在线